一位特立独行的医生 让残奥运动从曼德维尔起航

  一位特立独行的医生 让残奥运动从曼德维尔起航  长知识◎新华社记者 张 薇七八十年以前,瘫痪病人的寿命普遍被认为很难超过两年,但偏偏有一个名为古特曼的医生

  一位特立独行的医生 让残奥运动从曼德维尔起航

  长知识

  ◎新华社记者 张 薇

  七八十年以前,瘫痪病人的寿命普遍被认为很难超过两年,但偏偏有一个名为古特曼的医生坚定着他不同寻常的想法,从英国小村曼德维尔“试航”,让残奥会最终与奥运会并驾齐驱,用体育改变了无数残疾人的命运。

  英国国家残奥会遗产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霍普-沃克站在曼德维尔医院附近居民区的草坪前,试图还原1948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当天出现在这里的画面。当时这里还是医院的一部分,16名下肢瘫痪的病人坐在轮椅上拉弓、瞄准,进行了一场射箭比赛。

  组织这场比赛的正是从德国逃难至英国的神经科医生古特曼。他在英国政府的授意下于曼德维尔医院建立了脊柱损伤科,同时为此注入了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个人理想——不只为让那些伤员更舒服地度过所剩不多的时日,而是要让他们有尊严地活得更长久。

  霍普-沃克表示,因为被认为是要照顾垂死之人,当时没有人愿意和古特曼一起工作,“刚开始来的人都是被强迫的”。即便是邀请他出马的英国政府,很多时候也无法理解他超前而又固执的做法,几度想将其解雇。

  古特曼坚持要每两个小时挪动一次病人,以避免褥疮和感染。他还要求病人们从事手工制作并进行体育运动,更具开创性的则是让他们参与体育竞技,通过比赛增强体能,同时找回自尊。

  于是,在1948年的射箭比赛之后,曼德维尔医院里的运动会年年上演,项目越来越多,人数也节节攀升。到了1952年,一支荷兰队伍的到来,更是让这一赛事升级为国际比赛。“最初比赛的奖牌也都是这里的病人亲手制作的,还有这些装奖牌用的小皮口袋。”霍普-沃克指着国家残奥会遗产中心橱窗内的展示品介绍着。

  1960年,古特曼创办的比赛第一次走出曼德维尔,在罗马奥运会后于相同的场馆举行,这随后也被认定为历史上首届残奥会。1976年残奥会起,夏季项目参赛者不再局限于脊椎损伤人士,而是增加了截肢、视力障碍等选手,首届冬残奥会也于同年举行。

  古特曼曾表示,举办运动会对残疾人而言在生理和心理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而在霍普-沃克看来,这种极具远见的想法对整个社会都有更深远的影响。

  “无论你的能力如何,无论残疾还是健全,也无关肤色还是种族,我们在生活中都享有同样的权利,不管是参与体育运动还是寻求工作机会,我们在社会中都是平等的。”

  2022年冬残奥会开幕前夕,霍普-沃克表示,她十分期待看到北京继2008年之后又一次迎接残奥盛会。“举办残奥会的目的之一肯定是提升当地社会残疾人的融入程度,在比赛筹备、进行以及过后,都能让很多人进行换位思考。”她说。

  “残奥会本身是一个很棒的起点,但还需要后续的支持。我们需要确保不会退回到那种态度消极的阶段。”她说。

  霍普-沃克说,不仅很多得到过古特曼照顾的残疾人选手称其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更多和古特曼不曾相识的残疾人运动员也如此表示。这位“残奥会之父”从一开始就有雄心壮志,他并不想要展示残疾人也可以在运动中表现不错,而是告知世人他们也可以是精英选手,就和那些奥运选手一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