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绘制出“最凶”乳腺癌代谢物图谱

上海2月2日电 (陈静 王广兆)三阴性乳腺癌是乳腺癌的亚型,因恶性程度高、复发转移风险大、缺少精准治疗靶点,又被称为“最凶”乳腺癌。记者2日获悉,复旦大学附属

  上海2月2日电 (陈静 王广兆)三阴性乳腺癌是乳腺癌的亚型,因恶性程度高、复发转移风险大、缺少精准治疗靶点,又被称为“最凶”乳腺癌。记者2日获悉,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邵志敏教授、江一舟教授领衔团队成功绘制出三阴性乳腺癌代谢物图谱,优化了既往分型标准,为三阴性乳腺癌的精准个体化治疗提供新方向。

  研究团队还针对目前疗效最差的两个三阴性乳腺癌亚型,提出对代谢通路中的关键代谢物加以合成并进行抑制,有望成为此类乳腺癌的精准靶向治疗的潜在策略。据悉,国际权威期刊Cell Research刊登了这项重要成果。

  据邵志敏教授介绍,“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HER2”是目前乳腺癌治疗最具临床意义的细胞分子,常常作为乳腺癌精准治疗的靶点,而三阴性乳腺癌因为这三种细胞分子表达均为阴性而得名。这种“三阴”特性也使得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手段和疗效均劣于其他乳腺癌亚型。

  为寻求三阴性乳腺癌精准诊疗策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邵志敏教授、江一舟教授领衔团队开展系列研究,持续攻关,于2019年在国际上率先绘制出三阴性乳腺癌多组学图谱。他们据此将三阴性乳腺癌分为了4个不同的亚型:免疫调节型、腔面雄激素受体型、基底样免疫抑制型、间质型;并针对每个亚型设定了一些潜在的治疗靶点。

  在此后开展的“FUTURE(未来)”的“伞形”临床研究中,研究团队突破了既往难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无药可医”的困境,将“无药可治”的多线治疗失败的复发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有效率从10%提高到29%。研究团队还尝试寻找新的治疗靶点,为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好的疗效。

  邵志敏教授、江一舟教授团队尝试从肿瘤代谢的角度来对三阴性乳腺癌进一步研究,特别是那些疗效较差的亚型,以发现更多特异靶点,优化三阴性乳腺癌的精准治疗策略。研究团队发现三阴性乳腺癌的代谢基因特征在不同样本中存在显著差异,根据代谢基因的差异将三阴性乳腺癌分成三个代谢亚型,分别为:脂质合成型、糖酵解型以及混合型。每种代谢亚型可采用不同的治疗手段,并可能在未来推向临床。他们最终绘制出了三阴性乳腺癌代谢物图谱,系统性解析了三阴性乳腺癌的代谢组特征。

  “我们希望通过肿瘤代谢视角开展研究,优化三阴性乳腺癌诊疗策略。”江一舟教授表示,“三阴性乳腺癌代谢物图谱的绘制,为捕捉这类亚型乳腺癌的有效靶点奠定了基础。”

  “肿瘤代谢视角下的相关研究成果有效丰富了三阴性乳腺癌研究的内涵。”邵志敏教授说,“研究团队将不断探索为乳腺癌患者提供更精确的治疗策略,让延长更多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不再只是梦想。”(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