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拍照片合法吗?一组照片达数千元 多个剧组抵制

本报记者 简工博日前,由龚俊、钟楚曦等演员主演的电视剧《我要逆风去》发布声明,称有代拍人员闯入拍摄基地偷拍并发布剧组非公开内容,强调严禁代拍人员擅闯现场,保留

  本报记者 简工博

  日前,由龚俊、钟楚曦等演员主演的电视剧《我要逆风去》发布声明,称有代拍人员闯入拍摄基地偷拍并发布剧组非公开内容,强调严禁代拍人员擅闯现场,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责的权利。

  这不是第一个对代拍说不的剧组。电视剧《斛珠夫人》拍摄时也曾批评代拍干扰拍摄,演员杨紫在拍摄一部古装剧时甚至撑起巨伞防止造型泄露,而《皓衣行》拍摄时还传出因代拍发生相关人员肢体冲突。

  在粉丝经济中应运而生的代拍,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的行为涉嫌违法吗?

  一组照片数百元至数千元

  “所谓‘代拍’,可以理解为‘代粉丝拍摄’,就是明星一些活动、拍摄,粉丝无法到场又希望获得照片,就由我们代拍。”从事过代拍行业的李先生介绍,代拍需要会躲藏能抢拍的能力,还得有一定的拍摄技巧,“我们做的是粉丝生意,拍得难看赚不到钱。”

  在一些网络交易平台上偶尔能看到代拍的销售信息,但李先生和同行们一般活跃在QQ群、微信群,直接与大粉们接触。一般的机场代拍200元就能买100张以上,综艺节目“路透照”则要涨到500元,而片场代拍价格则更高,甚至有传言有艺人的“路透照”卖出了上万的价格。

  “代拍还能‘包天’,指定跟随某个艺人一天,保障拍摄数量,价格随艺人走红程度而定。”据介绍,“包天”之外近期还出现“包剧”,指定跟拍一部剧集全程;甚至还能“定制”,曾有“CP粉”开出数千元的价格,指定要求拍摄两位艺人戏外互动的照片。

  一般来说,代拍越新价格越高,但也有例外。李先生曾“顺带”拍过一个年轻艺人的活动照片,没想到这位艺人参加节目走红,他的一组昔日旧照卖出高价:“当初人家都不拍,现在物以稀为贵嘛。”

  代拍价格与拍摄难度成正比,需要“潜伏”至片场的代拍价格一般最高。拍摄完成后,代拍者会将照片打码后发布到群里作为“样品”,说是打码,其实就是在照片背景上随意划拉几道线条:“艺人的脸、造型肯定不会打码,因为粉丝买的就是偶像美照,样品得让他们看清楚。”李先生笑称不担心粉丝拿着样品“盗图”:“他们不会容许照片有一点不完美,哪怕是背景也不能有马赛克。”

  据介绍,代拍的竞争对手是部分艺人的“站姐”:“这些大粉设备很专业,而且‘用爱发电’,拍得特别认真。他们也会卖照片作为补贴。”此前,电视剧《一见倾心》就因为“站姐”们精心拍摄的“路透照”非常精美,与播出剧集形成巨大反差,甚至网上有人称其为“诈片”。

  是否“扰乱现场秩序”?

  “之前《皓衣行》拍摄时现场工作人员和代拍起了肢体冲突,这样的情况其实很少见。”据一名代拍称,剧集拍摄时他们一般会在距离较远的地方使用长焦镜头,只有在演员到场、离场时会混在粉丝中冲上前拍摄,“除了有新入行的可能不小心开了闪光灯,一般来说不会影响现场拍摄。而且代拍就是谋生手段,我们自己也得给自己做出规矩。”

  据介绍,拍摄现场的绿幕架、附近的挖掘机、梯子甚至更远处的屋顶,都可能是代拍们“蹲守”的地方。习惯镁光灯的演员和制片方很容易察觉异样,此前龚俊在采访时就吐槽“代拍太厉害”,甚至钻到剧组布景的假山里。业内人士坦言:“影视剧涉及面广,很多工程是分包的,厉害的代拍有门道混进去。”

  尽管未必会对现场拍摄造成影响,但对制片方的利益却是侵害。“如今有些综艺节目会邀请热门艺人担任‘飞行嘉宾’,本来是作为悬念到播出前才揭晓的,结果代拍一拍,早早就‘剧透’了。”有业内人士指出,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从策划到拍摄都有保密协议,如周冬雨出演《少年的你》时有光头造型,期间她参加任何活动全部戴假发或帽子以防“剧透”,但如今代拍直接泄露尚未播出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关键信息。“比如王一博在《冰雨火》的警察造型,剧还没播早已泄露;还有龚俊、迪丽热巴的《安乐传》,演员换了几个发型、几套衣服,网上都在讨论。”

  “从拍摄到信息发布,每一步我们都会策划营销方案,代拍能让这些努力都付诸东流,等到作品上线前的营销点全部耗费了。”有制片人表示,代拍呈现的图片和视频,只有片段且模糊不清,不少粉丝以此为据,在作品还未上线就抨击“品质低下”。“就算他们没有冲进剧组对着演员拍,但爬树、藏布景,万一出了事我们要不要负责?”

  不属“合理实施”行为

  《我要逆风去》之前,《安乐传》《请君》等未播影视剧都曾发声明“抵制代拍”,表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代拍究竟是否违法?据法律界人士介绍,《民法典》明确公民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且代拍不属于法律中可以不经肖像权人同意“合理实施”的五类行为。

  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视听作品是受法律保护的作品,其中包含的“发表权”即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此外,法律还对“表演”相关权利进行明确,如表演者拥有“许可他人从现场直播和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并获得报酬”的权利。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创作周期较长,创作过程也应受到保护。

  虽然对代拍行为法律上已有相关规定,但真正诉诸法律的情况非常少见。在李先生看来,代拍与粉丝、明星和剧组之间,有着相互需要又相互制衡的默契,“或许未来可以找到多赢合作之路。”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