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分歧,汇市波动性终将回归?

今年以来,在美联储越来越“鹰派”的情况下,股市和债市都经历了一波动荡走势。相比之下,摩根大通全球外汇波动指数(JPMorgan Global FX Volat

  今年以来,在美联储越来越“鹰派”的情况下,股市和债市都经历了一波动荡走势。相比之下,摩根大通全球外汇波动指数(JPMorgan Global FX Volatility index)却回落至2021平均水平附近。不过,摩根士丹利、法巴银行、美国银行的一众分析师都预计,汇市的波动率接下来也将上升,眼下已经到了放弃做空G10货币波动率策略的时候了。

  全球货币政策分歧将令货币波动性回升

  在分析师看来,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分歧是汇率波动性回归的最重要因素。

  越来越多的美联储官员近期表态支持更快、更早加息,以此来遏制近40年来的最高通胀增速,市场目前也预计美联储今年将至少有三次、每次0.25个基点的加息。相应的,欧洲央行明确表示不会在2023年前考虑加息,市场预计欧洲央行接下来数年只会有一次10个基点的加息。与欧洲央行类似的还有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而挪威央行、新西兰联储、英国央行在去年就已率先开启加息周期。

  法巴银行的外汇策略师布伦南(Oliver Brennan)预测,欧元对美元的一年隐含波动率将升至9%左右,该货币上一次达到这一水平还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再上一次则是2017年美联储加息周期全面开展之时。

  对于习惯了全球货币政策几乎步调一致、借款成本也因而保持在低位的交易员而言,这将是个巨大变化。摩根士丹利的策略师杰米(Andres Jaime)指出,“我们正处于汇率波动率的拐点,如果你不开始减少做空波动率的押注,最终,你此前的收益可能会被全部抹去。”他补充称,虽然此前也见过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的分歧,但这次的独特之处在于“美联储收紧政策的潜在步伐”。杰米预计,2022年摩根大通全球外汇波动率指数将升至10.5左右,目前,这一指数在7.2左右。摩根大通并预计,例如新西兰元这种高贝塔值货币的波动性将更大。

  美国银行的外汇分析师团队预计,汇率波动将有所回升。他们参考了2008年、2011年和2018年的历史数据指出,此前三次,汇率波动率的回升都出现在通胀高企的约三个月后。美国银行押注欧元对加元的更高波动率,因为欧洲和加拿大的货币政策路径正在分化,加之对加元有着关键影响的能源市场的前景仍不确定。

  Unigestion SA的投资组合经理加托(Jeremy Gatto)则认为,由于英国央行和挪威央行的货币政策有时会难以预测,那些包含了英镑和挪威克朗在内的货币对可能会出现“足以提供诱人回报的波动性”。此前,虽然奥密克戎毒株给英国央行的经济前景带来阻力,英国央行却出乎市场意外地在去年12月坚持加息。

  政治、金融环境不确定性

  除了货币政策分歧外,分析师们还认为,政治因素和整体收紧的金融环境也可能会加剧货币波动性。巴克莱的外汇策略师戴利(Eimear Daly)就出于对法国和意大利选举的担心,而建议押注欧元对美元汇率波动性增加。

  此外,鉴于全球金融环境接下来将变得越来越不宽松,交易员们也担心由货币短缺导致的波动性飙升。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受到规模空前的债券购买计划和史无前例的低利率的影响,欧元对美元的一年期隐含波动率从逾20%跌至近期的5.8%左右。而接下来,这一宽松环境即将逆转。

  再者,虽然市场目前已计入美联储加息甚至缩表前景,杰米称,市场稍早对FOMC会议纪要的激烈反应表明,即使是央行“精心策划的举措”也有可能令市场大吃一惊。比如,虽然早已预期到美联储加息前景,但在面对比意料中更为“鹰派”的美联储纪要时,纳斯达克100指数在今年前六个交易日的跌幅依旧高达7.1%。

  “市场目前对美联储愿意采取多大程度的措施来遏制通胀存在一种自满情绪,比如,市场仍押注美联储无法在未来数年持续加息。”杰米称,“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风险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