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自由车队”凸显西方社会治理失灵

叶烛1月底以来,“自由车队”抗议示威在加拿大多地造成混乱。数百辆卡车司机组成车队,围堵美加边境、阻塞首都渥太华的道路、通宵鸣笛。加拿大与美国贸易中断,居民无法

  叶烛

  1月底以来,“自由车队”抗议示威在加拿大多地造成混乱。数百辆卡车司机组成车队,围堵美加边境、阻塞首都渥太华的道路、通宵鸣笛。加拿大与美国贸易中断,居民无法正常生活。

  社会失序的背后,是治理的失灵。示威者反对疫苗接种,还扬言“推翻政府”。加拿大西蒙莎菲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卡门·塞莱斯蒂尼(Carmen Celestini)指出,加拿大许多人已经厌倦了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限制措施,民众对未来生计充满恐惧,这种情绪成为民粹主义滋生的土壤。塞莱斯蒂尼说,“自由车队”是疫情以来阴谋论发展的顶点。而阴谋论得以作祟的根源,是民众对政府机构的不信任。

  由于头戴“捍卫自由民主”的紧箍,西方政府很难执行科学、有力的防疫政策。面对疫情累积的社会矛盾的宣泄,西方政府再次在“自由”与“秩序”之间进退两难。

  对于这场以“自由”为名的抗议,加拿大政府只能首鼠两端。直到混乱持续了2周之后,总理特鲁多才动用紧急预案,逮捕数百名卡车司机,平息骚乱。但他的这一举措已经招致了西方媒体的批评。美国《华盛顿邮报》称他的行为是“专制主义”,不是民主国家政府所为。

  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下的治理结构性矛盾,在事件中暴露无遗。除了自由与责任的矛盾,党派与国家利益也难以调和。

  危机之下,特鲁多将矛头指向反对党,指责保守党利用空货架等虚假照片制造供应链断裂的谣言,为示威者火上浇油。他强调,“加拿大将近90% 的卡车司机都接种了疫苗,这意味着保守党不幸地再次卷入了一场虚假信息的运动。”特鲁多还给抗议者贴上“少数边缘人群”的标签,拒绝接触对话。对此,反对党如获至宝,力挺抗议人群。党派之间的互相攻讦,使得局面愈加混乱,民众的真实利益和诉求反而无人关心。

  “自由车队”的组织者中,不乏极端右翼分子。抗议者高举“让加拿大再次伟大”的横幅,发起一场草根街头狂欢。加拿大各界将其与去年初美国的国会暴乱相提并论,认为事件的根源在美国。“这就是1月6日(美国国会暴乱)的慢镜头。”加拿大渥太华市议员凯瑟琳·麦肯尼说。“在2021年1月7日,华盛顿变得空荡荡,但在渥太华,他们留下来安营扎寨了。” 加拿大电视网2月6日刊发美前驻加大使观点称,美国部分团体需终止插手加拿大首都“反疫苗”的占领活动。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以及泰德·克鲁兹等共和党高级官员公开声援加卡车司机。福克斯新闻和其他的保守媒体也大幅报道并支持“自由车队”。渥太华警方指出,此次运动背后有美国势力提供资金和支持。加拿大《星报》报道称,在“自由车队”众筹资金中,有近41%来自美国,美国个人捐赠超过了加拿大的个人捐赠。

  美国民主衰落效应的外溢,不仅伤害了盟友,也开始反噬自身。 就在加拿大“自由车队”抗议刚刚平息之时,美国已有多地卡车司机组织车队出发,准备到华盛顿抗议。华盛顿执法部门如临大敌,提前派出700名国民警卫队员严阵以待。显然,美国政府也很难不动用“专制”手段应对即将到来的示威游行。

  由“自由车队”引发的种种乱象表明,西方式“自由”和“民主”在现实面前很难逻辑自洽。在解决人民实际需求方面,资本主义的社会治理理念愈显苍白无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