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深圳购房投资客:有人被“套牢” 价格一年跌去20%

原标题:失落的深圳购房投资客无论楼市表现情况如何,总有得意者,但也从不乏失落者。2021年深圳楼市经历了太多太多,对于购房者来说也同样如此。2022年已经到来

  原标题:失落的深圳购房投资客

  无论楼市表现情况如何,总有得意者,但也从不乏失落者。2021年深圳楼市经历了太多太多,对于购房者来说也同样如此。2022年已经到来,这些喜怒哀乐或改变,或延续。

  “我高位站岗了。”身为资深投资客的吴丽(化名),度过了失落的2021年。

  提起投资房产,吴丽说起来头头是道。从2010年第一次买房开始,就是用10万元的起始资金,她通过多次买卖换房,换到了一套罗湖黄贝岭的大三房。与许多同龄人相比,她很庆幸自己选择提前进入楼市,不仅挖到第一桶金,也让自己不用为住处而发愁。

  2020年,深圳房价在疫情之下却出现一轮上涨行情,她开始将目光投向学区房。“与传统的福田百花片区和被爆炒的八卦岭相比,我选择了深中学区房,因为在2019年之前,那里的房价涨幅相对温和。”于是,就在2020年,她以接近470万的价格买下了一套32平方米的小户型深中学区房。“最高峰的时候,同户型成交520万元,距离我买下的时间也就两个月。”吴丽回忆。

  尽管她自己也知道这个做法带有“赌”的性质,但对于自己多年投资楼市的敏锐,让她认为这是难得的风口。

  仅仅过了一年,吴丽发现自己被“套牢”了。“现在的价格跟我买的时候相比跌了20%吧,听楼下熟悉的中介经理说,已经好几个月没成交了,现在挂400万元也无人问津。”

  在她看来,除了二手房参考价,去年8月深圳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建设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推行大学区招生、建立教师交流制度”。这几个关键字眼,使得许多购房者对学区房的“盲目崇拜”消失,不愿意去承担买了学区房却无法入读名校的风险。

  “我也算是明白了,一旦遭受政策冲击,本身居住属性一般,只靠学位加持的学区房,其房价自然波动会很大。”经过2021年,吴丽觉得很苦闷,也给自己的楼市投资生涯做了总结:盲目追高不可取。

  也不知道,在2021年,高位站岗和没有房源成交相比,哪个更让她苦闷。(记者 吴家明)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