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西黄寺:一塔见证近三百年汉藏交往

中新社北京2月28日电 题:探访北京西黄寺:一塔见证近三百年汉藏交往作者 周晓航 刘玥晴西黄寺,曾是历代达赖、班禅在北京驻锡之地;集藏、汉、印建筑艺术于一体,

  中新社北京2月28日电 题:探访北京西黄寺:一塔见证近三百年汉藏交往

  作者 周晓航 刘玥晴

  西黄寺,曾是历代达赖、班禅在北京驻锡之地;集藏、汉、印建筑艺术于一体,被赞为藏传佛教皇家寺院建筑瑰宝。中新社记者近日来到西黄寺博物馆,聆听副馆长黎嘉才仁讲述西黄寺背后的汉藏交往故事。

  西黄寺始建于1651年,次年五世达赖喇嘛来京朝觐顺治皇帝。为供五世达赖喇嘛在京驻锡之用,清政府拨银九万两修缮西黄寺。该寺2018年方才对外开放,对公众而言,蒙有一层神秘面纱。

  “历史上,黄寺的建筑面积非常大。”博物馆一张老照片显示,黄寺包含东黄寺、西黄寺、清净化城塔院和资福院。过去的战争损毁了部分建筑,如今的西黄寺博物馆以清净化城塔院为主体。

  “老北京俗称这塔为‘班禅塔’。”黎嘉才仁介绍,清净化城塔为纪念六世班禅而修建。1780年,乾隆帝七十大寿之际,邀请六世班禅赴京。自西藏扎什伦布寺启程,经长途跋涉,六世班禅至热河行宫(今承德避暑山庄)为乾隆祝寿,之后来到北京,于九月初二驻锡西黄寺。

  在寺期间,班禅多次觐见乾隆帝,并在寺内讲经说法。同年十一月初二,班禅因病圆寂于西黄寺。

  “班禅笃诚远来,并未能平安回藏,朕心实为悼惜。”六世班禅患病期间,乾隆曾亲自探视,班禅圆寂让他非常悲伤,下旨拨内帑修建清净化城塔以纪念其功德,并书碑文《清净化城塔记》《写寿班禅圣僧并赞》。

  如今探访西黄寺院落,穿过牌坊即步入清净化城塔建筑群。建筑群由牌坊、护塔兽、塔以及东、西碑亭组成。

  护塔兽分立塔两侧。镇守清净化城塔百年、通体洁白的朝天吼,脖子上系有一圈圈不同颜色的哈达,气象庄严。

  清净化城塔高二十余米。由下至上,塔身雕有“佛本生传”、三十五忏悔佛、八大菩萨。塔最核心处是位于顶部的衣冠塔。

  黎嘉才仁告诉记者,六世班禅圆寂后,法体在西黄寺停留百日,此后运回扎什伦布寺。如今,衣冠塔中保存着六世班禅戴过的帽子、穿过的靴子、袈裟、佛珠和碗。

  清净化城塔是中国佛塔建筑中的杰作,也是清代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之间的一条重要纽带,承载着一段文化交往交融的历史。

  院中石牌坊,形制是汉式建筑,匾额由乾隆亲题;又雕有藏传佛教吉祥八宝和印度梵文六字真言。黎嘉才仁说:“里面融合了汉文化、藏文化以及印度文化的元素。”

  塔身所刻的“成道八图”亦有所体现。“释迦牟尼涅槃”场景使用了棺材的形制,“佛陀在世时期没有棺材一说。这体现了藏传佛教或者说佛教的中国化的过程。”

  伫立北京三百余年,西黄寺曾遭损毁,又迎来修葺、重建。1987年,藏传佛教最高学府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西黄寺成立。2018年,西黄寺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如今,清净化城塔院绿树成荫,求学的僧人穿梭其间,诵经声朗朗,它还是啄木鸟、猫、刺猬等小动物们的“栖息地”。

  今日西黄寺,是颇受佛教徒、观光者喜爱的文化胜地。“远离一切恶行烦恼垢故,名为清净;众生肉体凡胎、成佛的路太遥远,释迦牟尼用神通化现一座城池让众生休息,这就是化城。”黎嘉才仁解释“清净化城”的含义,“从宗教的角度说,来到清净化城塔,可以远离一切烦恼,好好休息,然后继续前进的路。”(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