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上岗最晚离开,护航观众

  最早上岗最晚离开,护航观众  2月4日晚,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结束后,志愿者在“鸟巢”外疏散人群。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开幕式结束前,郭大海早早等在停车场。

  最早上岗最晚离开,护航观众

  2月4日晚,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结束后,志愿者在“鸟巢”外疏散人群。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开幕式结束前,郭大海早早等在停车场。

  受访者供图

  2月4日晚,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结束后,与璀璨的焰火、精彩的节目一起刷屏的,是志愿者周到和专业的服务。集结疏散是开幕式运行保障的关键一环。当天,1200名城市志愿者负责开幕式观众的集结与疏散服务保障工作。在“鸟巢”外,他们最早上岗,挥手欢迎第一批观众;最晚离开,为离场观众“护航”。

  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晚上8点开始,但上午9点,清华大学的杨朔丞就来到农业展览馆,开启了紧张忙碌的服务。他先是服务“自己人”,在志愿者之家帮助其他志愿者打水、取饭。忙到中午吃完饭,又把为观众准备的餐食搬上车,放在座位上一一摆好。“在‘鸟巢’附近的是近端志愿者,而我们在远端负责观众的集结,将大家引导到去‘鸟巢’的大巴车上。”他说。

  一切准备就绪后,观众在下午3点左右陆续抵达农业展览馆,杨朔丞将车辆号码牌高高举起,确保观众迅速找到相应大巴车。此时,志愿者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要等到晚上11点,完成道路上的车辆引导任务。

  “新年快乐!观演愉快!”……在观众下车前往“鸟巢”的路上,流线组志愿者挥手和观众打招呼,在开幕式演出之前就调动起观众的情绪。

  “我们上岗之前,大家就互相鼓气加油,一定要让国内外观众感受到我们的热情,擦亮北京志愿服务的金名片。”北京化工大学学生尚依卓岗位位于奥森南门,她和车辆志愿者“无缝衔接”,协助观众顺利前往场地。

  微笑是北京志愿者的名片,由于疫情,大家都戴着口罩,但是观众们还是可以从志愿者的眼神、语气、动作中感受到笑容。“我们活泼地打招呼、用规范手势为大家指引,每一句祝福、每一个指引,也都得到了观众的热烈回应和感谢。虽然天气很冷,但我的内心感觉特别温暖。”尚依卓说。

  对话

  ●“双奥”志愿者郭大海:

  开闭幕式可以看回放 更珍惜服务冬奥机会

  中国农业大学体育老师郭大海是一名经历过“双奥”的志愿者。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他作为工作人员,在中国农业大学奥运摔跤馆负责证件的审核和发放。1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他作为城市志愿者,在奥森公园停车场为开幕式观众进行引导。观众到达停车场下车之前,郭大海就开启了事无巨细的温馨提示。

  新京报:有人觉得体育人可能“不拘小节”,你是如何给大家提供服务的?

  郭大海:我们会提醒观众带好门票,哪些物品不能携带进入场馆。大家在鸟巢看演出时间较长,在这种半室外的情况下,我们还要提醒他们做好防风保暖。最重要的是,看完开幕式离场后,如何通过最近的路线找到大巴车。

  每辆大巴车都有一个编号,每位志愿者负责一辆大巴车。我会告诉观众,志愿者身上都穿着醒目的荧光马甲,车上也贴有车辆编号。观众下车前,志愿者还会为每名观众发放一个带有同样编号的小贴纸,观众可以贴在自己身上,以便回来找车。

  新京报:没能进到“鸟巢”观看开幕式演出和焰火表演,会不会有遗憾?

  郭大海:这次在奥森停车场服务,能够远远地看到焰火,虽然有树木遮挡,看得不太真切,也激动了半天。其实,我有机会在“鸟巢”中见证焰火盛放。前段时间,单位考虑到我参加2008年奥运会比较辛苦,问我是否愿意到“鸟巢”观看开闭幕式。这也意味着,我不能参加志愿者引导工作了。

  我觉得,开闭幕式可以看回放,但服务冬奥的机会可能就这么一次。为了我个人的“双奥情结”,也为了能为冬奥会做些贡献,我选择留下来继续做好城市志愿者。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