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匠心”妆点北京冬奥 “上海制造”成功“出圈”

(北京冬奥会)“江南匠心”妆点北京冬奥 “上海制造”成功“出圈”中新社上海2月2日电 题:“江南匠心”妆点北京冬奥 “上海制造”成功“出圈”中新社记者 李佳佳

  (北京冬奥会)“江南匠心”妆点北京冬奥 “上海制造”成功“出圈”

  中新社上海2月2日电 题:“江南匠心”妆点北京冬奥 “上海制造”成功“出圈”

  中新社记者 李佳佳

  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脚步日益临近,全球目光将再次聚焦中国。在这场冰雪盛会的背后,伴随着江南的匠心独具,众多“上海制造”成功“出圈”。

  火炬“飞扬”“螺蛳壳里做道场”

  2月2日,2022年北京冬奥会火炬传递活动开启,冬奥火炬“飞扬”宛如一条舞动的丝带。如何利用氢能和碳纤维来研制这款高科技含量的“飞扬”,曾一度是承接该项任务的上海石化的头号难题。

  一方面,“飞扬”形状飘逸,如何使碳纤维的火炬外壳既要接受形状不规则的挑战,又能经受耐火抗高温的考验?另一方面,“飞扬”内外飘结构精巧,如何让储氢罐、燃烧器在小小的“螺蛳壳里做好道场”,确保氢气燃烧系统呈现出饱满耀眼的火焰状态?

  面对挑战,一场协同创新的攻坚战随即展开。最终,在东华大学三维编织团队的帮助下,200多锭第三代聚硅氮烷树脂和碳纤维复合材料,像织羊毛衫一样,被从经向、纬向、法向三个维度进行编织,从而解决了火炬的造型问题。针对研发过程中遇到的火炬外壳起泡、开裂现象,攻关团队也通过在“马弗炉”中烧制时,先慢慢升温,再慢慢冷却的反复测试,成功解决了复合材料耐燃烧、耐高温的重大难题。

  经过专家和实践鉴定,这支碳纤维氢能火炬“飞扬”,不仅安全可靠性高,可抗10级大风和暴雨,能在极寒天气中使用,减压比高达几百倍,还兼顾了轻量化、小型化、外形匹配的要求。

  “绒耀之花”巧手还需5万小时

  历来鲜花配英雄,但奥运会颁奖花束不似奖牌,不便保存,如何让这束荣耀之花永不凋谢,成为恒久的纪念?非物质文化遗产——海派绒线编结技艺钩编而成的绒线花花束脱颖而出。

  恒源祥是“海派绒线编结技艺”的非遗传承单位,此次由其提供的“绒耀之花”因其永不凋谢、低碳环保等特性,成为秉承“绿色、共享、开放、廉洁”办赛理念的北京冬奥会的生动写照。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颁奖将共用花束1251束,累计花材共16731枝。每枝花材上有叶有花,均为纯手工制作。独一无二的背后,是大量的人力和时间。例如编结一片玫瑰花瓣需要20分钟,一枝玫瑰花由10片花瓣组成,加上3片叶子和花茎,仅一朵玫瑰,就需要一位编结师耗费至少5小时。并且这束花中花材各异,导致技法也不尽相同,所以完成这束精美的花束,需耗时长达35小时。而制作所有花束耗时将接近5万小时。

  纯手工研磨给“同心”添加“温度”

  上海造币有限公司承担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奖牌“同心”的制作。该奖牌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代“同心”玉璧,五环同心寓意“天地合、人心同”的中华文化内涵,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将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共享冬奥荣光。“同心”玉璧形制也和北京2008年奥运会奖牌“金镶玉”相呼应,展现“双奥之城”的文化传承。

  与“金镶玉”相比,此次“同心”从机械加工到后面的手工研磨,其复杂程度绝不亚于前者。其中最重要的难点就在金牌的传统金工压亮手艺的使用上,要保证每一枚金牌所有的研磨效果基本一致,一枚金牌压亮处理需要研磨师傅在显微镜下工作8小时才能完成。纯人工的压亮工艺会给奖牌带来一定的“温度”,跟机械抛光相比,它是两种不一样的视觉效果,显得更有意境,用“点睛之笔”来描述金牌研磨这道工序一点都不为过。(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