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尽铅华始见金——浙江长兴探出绿色低碳制造发展新路

长兴3月1日电 题:洗尽铅华始见金——浙江长兴探出绿色低碳制造发展新路记者 柴燕菲 赵晔娇绿色与发展能否兼得?对于浙江省长兴县这个以水泥建材、蓄电池、纺织印染

  长兴3月1日电 题:洗尽铅华始见金——浙江长兴探出绿色低碳制造发展新路

  记者 柴燕菲 赵晔娇

  绿色与发展能否兼得?

  对于浙江省长兴县这个以水泥建材、蓄电池、纺织印染制造业为主要支柱的制造大县来说,“绿色低碳制造发展”这道题,持之以恒解了整整十六年。

  十六年,长兴县委县政府一任接着一任干;5840个日日夜夜,是一段段涅槃的征程,用真抓实干探索出三个解法:

长兴县粉体企业生产车间 长兴县委宣传部供图
长兴县粉体企业生产车间 长兴县委宣传部供图

  贯彻新发展理念,切实加强渐进性目标与最终追求目标的统筹,努力实现经济发展、绿色低碳、共同富裕的多目标优化;致力于发展方式创新,坚持结构调整、科技创新、数字化改革等多引擎驱动;积极探索实现转型的路径,坚持分行业整治、分阶段推进、多措结合求解的工作方法。

  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长期指导、观察、推进长兴的绿色低碳制造发展,该委员会主任毛光烈点评认为:“长兴实现了‘绿色与智造,绿色与发展’的相统一,为今后制造业大县实现碳达峰与碳中和目标探明了路径。”

  回应百姓强烈呼声 锁定多目标持续优化战略

  回望来时路,长兴县也曾为金山银山破坏绿水青山,口袋富起来的百姓,对于生态环境的需求一天天迫切起来。

  “要使相互矛盾或影响的多个目标同时达到相对最优,这对于我们是一个考验,但是群众的迫切要求就是我们的转型方向。为此,长兴县改变了发展目标相对单一的旧战略,确立经济发展、绿色低碳、共同富裕多目标优化的新战略。”长兴县委书记石一婷告诉记者。

  煤矿石矿、水泥建材、纺织印染、蓄电池是长兴经济发展的几架马车,其中,印染纺织是关系民生的重要行业,也是老百姓增收致富的主渠道。

  曾经,在长兴县夹浦镇,10个行政村共散落式分布织机4万多台,家庭织机户达1500多户。

  如何改变这个行业“低小散”、重污染的制造方式,又不改变作为老百姓致富的主渠道?从这个行业的转型,可以一探该县是如何实现最优解的。

超威集团数字化工厂 超威集团提供
超威集团数字化工厂 超威集团提供

  在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的指导下,长兴县委县政府按1-2个村为单位建设纺织小微园,让家庭织机入园,每个小微园集中2000-5000台织机。随后,又以小微园的数字化转型和市场化改革为双引擎,建设起纺织“小微园平台+数字云平台”(物理平台+数字平台)的架构,创新“家庭织机户负责生产、园区企业负责经营管理、纺织云平台企业负责数字化服务”的三层经营机制。

  走进位于夹浦镇的吴城纺织小微园,机杼声声,一派繁忙景象。多层厂房楼内,由企业跟农户搬迁集聚而来的全新喷水织机全速运转,一摞摞刚织造下线的白坯布被打包装车,准备运往印染企业。

  “入驻小微园后,我对收入是挺满意的。”曾经的家庭织机户、现庆裕纺织员工季玉林笑声爽朗。

  季玉林的父辈就从事纺织行业,跟绝大多数当地人一样,一家三口人在屋后的小厂房里围着11台织机过日子,“前年,我们集体搬入了小微园,购买了全新织机,扩大了生产规模,收入有了明显增长。11台机器时,年收入大概20-30万元,现在21台机器,年收入大概能有80-90万元。”

  让季玉林觉得更舒心的是:“白坯布统一由庆裕纺织负责销售;污水统一由园区负责处理;打开专门的飞梭APP,还能看到每台机器的生产效率、运行情况,生活正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依托这种“双融平台三层经营”的模式,农民织机户增收渠道进一步畅通,平均每户每年有近30万元的收入,有力地推动了共同富裕。

  纺织行业实现蝶变,印染行业也走出一条以“低碳绿色+小单快反”为特色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纺织小微园 长兴县委宣传部供图
纺织小微园 长兴县委宣传部供图

  莱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浙江省首个数字化印染工厂。在印染车间,工人只需按下终端按钮,就能完成冲染剂、化料、稀释、搅拌等繁复的染料、助剂自动配比和输送步骤。

  为响应智能制造发展的要求,公司引入纺织印染数字化智能工厂解决方案,就此实现了从传统印染工厂向“智染”数字化工厂的转变。董事长蒋幼明告诉记者,通过生产过程数据全采集、在线全检测和对生产排程、生产工艺、产品质量的数字化管理,实现科学生产工艺的自动生成、染料配方配料的精准管控和废气、废料的统一精准处理,治污控耗、降本增益十分明显。

  纺织印染行业的涅槃并不是个例,长兴县所有行业基本上实现了多目标优化。

  “之前有不少群众跟企业担心,经济转型会不会影响就业、创业,减少收入;会不会增加企业成本、降低竞争力,限制发展空间?”长兴县经信局局长尹明英表示,实践证明,长兴的这条走路是走对了。

  坚持多引擎驱动转型 发展动能持续强劲

  从长远看,多目标优化战略的实现,更需寻找发展新引擎,探索新的发展方式。

  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的专家认为,长兴已由“三高一低”为主要特征的粗放式发展模式,转向以“结构调整、科技创新、数字化改革”多引擎驱动为主要特征的新发展方式。

  解剖蓄电池行业的转型历程,就可清晰看到这样的转变。

  在经过二轮结构性改革后,长兴蓄电池行业行业产值提高12倍、税收提高17倍,彻底终结蓄电池产业“低小散”、“高污染”的格局,基本实现“布局园区化、企业规模化、制造智能化、管理现代化、环境生态化”的目标。

  久久为功,原来传统的蓄电池黑色产业正脱胎换骨为新能源这一黄金产业。以新型电池为核心,涵盖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新能源装备、新型能源材料、储能电站等较为完整的新能源全产业链初步形成。

  特别是近年来,长兴蓄电池行业顺应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平台化的发展趋势,不但插上科技创新这一翅膀,而且正在向数字化、智能制造方向发展,呈现科技创新和智能制造双翼齐飞之势。

  “我们已建成蓄电池行业数字化供应链平台,集上下游供销和运输为一体,预计今年营业规模160亿元。”龙头企业——天能集团旗下的浙江天畅供应链总经理俞国潮说。

  另一家龙头企业——超威集团正在和世界顶尖的SAP公司合作,计划用3-5年时间,力争将集团打造成为面向未来的智慧型企业。

  “我们希望引入国际先进理念,实现‘数字超威、智能制造’的目标。”超威集团信息中心总监王英表示,集团下属10多家制造基地已完成数据互联,初步实现内部的横向业务协同、纵向管控到位的实时数据流动和共享。

  在总部,只要打开驾驶舱,可快速掌握到所有数据,甚至是任一台设备的工作状态、任一个工段的产能等。接下去还将通过全面的数字化重塑,推动企业平台化变革。

  “这是一个全面数字化的时代,我们要通过这样的手段,全面提升市场竞争力。”王英表示。

  蝶变仍在进行中,据介绍,在不远的将来,长兴蓄电池还将建成由“行业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工厂+互联网电池回收”组成的智能网联、绿色制造行业。

  蓄电池行业是长兴县经济发展动能转换的典型之一,水泥、粉体、耐火、机械、纺织、印染等其他传统行业都已实现或正在走向多引擎驱动的发展方式。

  探索转型新路径    求解工作新方法

  在结构调整、动能转换、经济转型过程中,人们最担心的是企业大面积迁出,就业大幅减少,收入不断降低,经济大起大落甚至一落千丈。

  如何把握力度、进度,降低转型风险,平稳顺利地实现多目标优化、确立多引擎驱动,是历届长兴县委县政府付之最多努力的事。

  16年来,该县积极探索实现转型的新路径,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跟长兴县委县政府共同总结出了这样的工作办法:目标要刚性,过程要稳定;短期抓整治,长期促转型;政府主导,市场主体。

  “坚持咬定目标不动摇,小步快跑防摔倒。”长兴县经信局局长尹明英告诉记者,原来经济发展中出现的能耗高、消耗高、污染重、低小散、效益低等问题,是二十几年积累下来的。要解决这些长年积累的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

  为此,长兴明确每3年左右确定一个重点整治的行业,花15-20年时间实现全县转型升级目标。

  2005年启动群众反映最大的蓄电池行业整治,历经两轮集中整治,并经多年转型升级为新能源产业。2011年重点抓粉体行业整治,2014年开始耐火材料整治,经历三轮转型升级。2017年再抓水泥行业战略布局调整。2018年重点抓纺织印染行业转型提升。2021年重点抓模压复合材料井盖行业整治。

  对于确定为重点整治提升的行业,长兴花2-3年进行集中整治,实现短期目标。但是从长期看,重要的是让蓄电池、粉体、水泥、耐火材料、纺织印染等传统行业借势转型升级。

  在长期的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和动能转换过程中,党委政府主导,企业担起主体责任,两者密切配合,实行双轮驱动:一次次党政领导的专项服务,让长效转型的心更齐了;一次次的综合施策,让企业找准了方向;一次次监管倒逼,让企业走向绿色低碳制造;一次次激励,让企业不断转变生产方式和产品结构、技术结构。

  粉体行业的转型就是一次生动写照。

  长兴县李家巷镇曾是长三角地区有名的石头镇,到2011年,李家巷镇及其周边的洪桥镇,共有343家粉体企业,经济红火、天空灰蒙,群众意见不小。

  长兴华源粉体材料有限公司(前身为长兴华威化工有限公司)是在一次次整治提升中涅槃的行业代表。回忆起2011年9月15日,长兴县委县政府在李家巷地区召开环境综合整治动员大会,宣布正式启动粉体行业整治工作,董事长高永华记忆深刻:“343家工厂全部要关停整治,这是不是有点‘死亡疗法’?”

  其实,这种做法对于党委政府来说,又何尝不是“断腕”之举?

  按照“规模化、现代化、清洁化、一体化”的要求,长兴制定了《长兴县粉体生产企业转型升级准入标准和工艺装备指导方案》,以环评为前提,以核定产能为基础,对企业进行重组。长兴还规划了378亩专业园区,政府投资近2亿元完善基础设施,相关企业全部进入园区;还鼓励企业技术改造、智能制造,加快生产方式向自动化、数字化、绿色化提升。

  “光县委主要领导参加的例会就开了21次,县级机关部门跟镇村干部组成的工作小组多次来跟我交流对接、宣讲补助政策,他们说:现在产品附加值偏低,大客户也少,环境不好,企业也没有生命力啊!”高永华说。

  在一条条的政策鼓励下,在一声声的加油打气中,高永华的想法发生了改变,下定决心重组13家企业做大产量,大家齐心投资6000万元,将重组后的企业做上20万吨产能——政府的标准线。

  变革就在一次次转型中悄然来到,2011年整治前,粉体行业PM2.5排放每立方米达到80毫克,整治后降为30毫克。脚步不止于此,多年来,政府持续引导企业对装备、工艺等进行提升,现在降到10毫克。

  目前,粉体行业所有设备、生产工艺均提升达到国内一流水平,实现生产过程全自动监测、全自动调节。李家巷镇被授予全国首个粉体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一升一降间,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双丰收。

  洗尽铅华始见金。

  从2010年到2020年,长兴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降低44.4%、万元工业增加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46%;从发展的指标看,2020年长兴位居全国县域经济竞争力百强县第30位,全国投资潜力百强县第8位、创新指数浙江全省第11位;全县GDP增长1.4倍,城镇居民和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1.4倍、1.84倍。

  对于从污染排放严重的工业大县实现向绿色智造先行县的转变,毛光烈认为,这根本在于坚定不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谱写了天蓝地绿、经济发达、百姓富裕、安居乐业的新篇章。(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