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龚丽君30年修成“黄金档”

  濮存昕龚丽君30年修成“黄金档”  12月10日,由濮存昕和龚丽君主演的人艺经典话剧《李白》谢幕。而三十年前的这一天,正好是他们合作《李白》首演的日子。濮

  濮存昕龚丽君30年修成“黄金档”

  12月10日,由濮存昕和龚丽君主演的人艺经典话剧《李白》谢幕。而三十年前的这一天,正好是他们合作《李白》首演的日子。濮存昕和龚丽君,这一对人艺舞台上的“黄金搭档”,演出《李白》已经合作了整整三十年。

  ●《李白》演了三十年,总有新的火花

  从1989年一起演出北京人艺经典话剧《雷雨》开始,濮存昕和龚丽君这一对舞台搭档,至今已经合作了32年。今年12月10日,他们两人合作时间最长的剧目《李白》,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上迎来演出30周年纪念,成就了一段舞台传奇。“你看濮哥现在的身体状况尽管不如年轻时那么身强力壮,但他如今的状态,已经完全演出了李白暮年的感受!而且跟他演这个戏这么多年,还能感受到他在表演上有新的理解和变化,每天都会不一样,也老带给我新的火花。”《李白》此轮演出最后一场之前,在人艺的后台化妆间,扮演李白夫人的龚丽君情不自禁感叹道:“前天演出时,他站在那里说台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结果一下就戳到我心窝子了!你知道吗?一个演员,能把戏演到这份上,能引发对手演员的感情,能牵动观众的情绪,真的挺难的!”龚丽君称赞的同时也笑道:“跟他演戏其实也挺难的,因为你的脑子也要一直在动,再熟的戏,也要去全身心投入感受,这样也挺过瘾的!”

  二人的合作默契,还体现在彼此的关心和照应上。近几年,濮存昕的膝盖出了问题,严重时甚至连走路都困难,但他始终坚守在热爱的舞台上。有一次演出前实在疼得厉害,而剧中还有一段李白跪谢妻子的戏,龚丽君说:“别跪着演了,你就坐在大石头上,咱俩完全可以演好!”于是,他们没有彩排,等晚上演到这场戏时,就自然换成了坐在大石头上的调度,观众们依然觉得很合适。

  在濮存昕和龚丽君合作的众多剧目中,《李白》也是龚丽君感觉最愉快和默契的作品。最后一场谢幕时,濮存昕面对所有观众感言:“三十年前,我们演得并不太好,但观众一直掏钱买票给我们交学费。我们演到今天,已经演了237场了,是观众陪伴着我们进步,支持着我们。”龚丽君也说:“这个戏演了三十年,是与观众共同创造的,我们也是和观众一起进步的。”

  ●濮存昕导演《雷雨》,龚丽君义不容辞

  今年,濮存昕首次在北京人艺担当导演,以崭新的视角去解读他思考了很多年的经典名剧《雷雨》。当年,濮存昕跟龚丽君合作的第一部戏就是《雷雨》。当时,龚丽君对繁漪的演绎很精彩,但濮存昕扮演的周萍却不太成功,台下观众的窃笑让他深感郁闷和痛苦,甚至后来带着遗憾退出了《雷雨》剧组。但《雷雨》在濮存昕心中始终是个心结。多年以后,日臻成熟的濮存昕,以该剧导演和主演周朴园的双重身份重返“周公馆”。但他最开始其实并没想请老搭档龚丽君加盟:“因为她已经演了这么多年《雷雨》了,而我的这版《雷雨》改动会很大,所以我怕她适应不了。但有一次聊天时,我发现她挺愿意尝试新鲜的东西,所以就请她来演鲁侍萍。这个挑战挺大的,我最开始也不知道她会演成什么样,毕竟她演了太多年繁漪了!”对此,龚丽君态度坚定:“濮哥导这个戏,有很多新想法。我就跟他说,‘我支持你的工作。’毕竟我跟他熟,他创作的时候就不会太费劲。”

  新版《雷雨》排练中,濮存昕和龚丽君以及整个剧组,有过无数次的争论、探讨,甚至为一些新的解读和细节呈现争得面红耳赤。据另一位导演唐烨透露:“排练时,那么温柔的龚姐姐都拍桌子了!她跟濮哥说:‘你必须把你的想法解释清楚了,让我们明白了,我们才能达成共识,一起奔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才能把这个戏给演通了,观众也才能理解和接受。’”同时,龚丽君也在行动上给予濮存昕最大的支持:“我其实早就养成听他话的习惯了!他要我演成什么样,我就给他什么样。过段时间他想调整了,我就再给他想要的别的样儿。所以他有我这样的演员,应该也挺幸福的!”最终,濮存昕导演版《雷雨》在人艺新剧场曹禺剧场成功亮相,他对这个作品的全新解读和舞台呈现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欣赏。对此,龚丽君也很欣然:“我们这一版《雷雨》,从人物关系的解释上,更往前看了,也更当代化了。”

  ●合作最艰难的当属《洋麻将》

  除了《雷雨》和《李白》,濮存昕和龚丽君还在《小井胡同》《北街南院》《天之骄子》《甲子园》《家》等多部人艺经典剧目中搭档,扮演过无数次夫妻、情人、恋人……而对他们两人来说突破最大、合作过程也最艰难的则是《洋麻将》。在这部戏里,濮存昕不再儒雅帅气,而是又老又丑,骂骂咧咧;龚丽君也不再优雅美丽,不仅要说脏话粗口,而且她扮演的老太太芬西雅被激怒后,还给了濮存昕扮演的魏勒一个大耳光。龚丽君曾表示真的很难对濮存昕“下狠手”。龚丽君说:“我看老版的录像,朱琳老师是真打于是之老师,但我下不去手,要连打十二场呢!而且我怕把他的头套给打飞了!”不过濮存昕却主动要求龚丽君“真打”:“演员就应该有献身精神,说挨打就得挨打。”这个戏的人物性格对两个人的挑战也非常大,濮存昕说:“我和龚丽君都是温良恭俭让、与世无争的人,但在这个戏里,要把两个被生活抛弃了的老人的粗俗,内心的不公和怨恨演出来,才能有力量。”

  最开始拉着唐烨导演一起排这个戏的时候,濮存昕和龚丽君还都对各种挑战跃跃欲试,但真排起来,巨大的难度曾让濮存昕感到过后悔,“觉得自己没有这金刚钻,不应该揽这瓷器活儿。”龚丽君也说:“演了几十年的戏,这个戏是最难的一个!戏里一共十四把牌,每一把牌都不一样,都要带出不一样的台词和情节,都需要记得特别清楚,太难了!”

  虽然在舞台上合作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作品,但生活中,濮存昕和龚丽君却保持着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处状态,很少有交集和交流。龚丽君说:“我们在生活中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其实这个距离跟演员与观众之间要保持距离是一样的,演员和演员之间也要有一定距离,这样才能既互相了解有默契,但也有一定神秘感。这种距离会产生美和神奇的东西。”本报记者 王润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