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文物保护民间力量

用好文物保护民间力量   梁 婧位于山西晋城下辖高平市的圆融寺,是全国现存仅有200余座金代及金代以前木结构古建之一,考古及历史意义重大。但直到不久前一位高中

  用好文物保护民间力量
   梁 婧

  位于山西晋城下辖高平市的圆融寺,是全国现存仅有200余座金代及金代以前木结构古建之一,考古及历史意义重大。但直到不久前一位高中地理老师循着蛛丝马迹找到它,才为其真实年代和身份正名。

  在我国,“隐身”文物不在少数,尤其是古建富集之地,究其原因,不外“人”“财”二字。以山西为例,山西省每年文物保护资金投入1.7亿元,但需要照顾散落在15.67万平方公里上的53875处珍宝(仅不可移动文物数),平均每处文物每年仅3000多元的修缮保护费用。基层文物经费捉襟见肘,再加上基层文保单位人员紧张,就能理解为何有些基层文物处于“隐身”状态。

  文保讲究科学,需要时间、技术、人力、财力,很难一蹴而就。在现有条件下更好地保护文物,还需要充分调动民间力量,全民护宝。

  高手在民间,广大志愿者是一支不可或缺的民间力量。从守护长城近20年的“长城小站”志愿者团队,到发现圆融寺的高中老师张建军,不论专业知识还是对文物的一腔热忱,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文保员的不足。目前,山西已经出现了不少致力于文物保护的志愿者团队,为文物保护带来新的气象。

  政策保障、全民参与对文保来说至关重要。2017年,山西省启动“文明守望工程”,鼓励引导社会力量通过“文物认养”方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5年来,已有238处文物得到认养,吸引社会资金约3亿元,曲沃县明代“四牌楼”、夏县清代大张王氏宅院、襄汾县金代观音庙、介休市张壁古堡等一大批文物古建都迎来新生。更难得的是,这种创新模式架起了古文物与现代人的桥梁,引发了许多企业、个人、集体对身边文物的关注。那些古戏台、牌楼、古庙、祠堂、大院本就是陪伴人们长大的熟悉景物,承载着浓厚的乡土情结,如今建立一种认养关系,更是激起人们对身边文物的“保护欲”,可谓一举数得。

  保护文物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形成全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新格局,让沉寂的文物在百姓生活中“活”起来,是文物利用的创新探索。如今在AR、VR、3D打印等技术的助力下,越来越多的文物动了起来、活了起来、走了出去,科技赋能让更多人领略到了我国文物的魅力,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做好文物保护这篇大文章,让传统文化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需要一代代文博人的坚守,更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探索出更多顺应时代的新模式。文物保护,从我、从我们做起。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