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穿行中德之间的德国作家:“在北京过年感觉很安全”

(新春见闻)疫情下穿行中德之间的德国作家:“在北京过年感觉很安全”中新社柏林1月29日电 题:疫情下穿行中德之间的德国作家:“在北京过年感觉很安全”中新社记者

  (新春见闻)疫情下穿行中德之间的德国作家:“在北京过年感觉很安全”

  中新社柏林1月29日电 题:疫情下穿行中德之间的德国作家:“在北京过年感觉很安全”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又一个中国农历春节将至。时隔一年再度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德国人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不再愁容满面。

  一年前的此时,当记者在柏林见到柯立思时,他和朋友们正在寒风中点燃蜡烛,用烛光悼念德国当时因感染新冠而逝去的六万多人。

  职业是作家的柯立思长期生活在中国。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暴发之时,柯立思在北京亲身经历了疫情的初始阶段,中国的反应之快令他惊讶。亲眼目睹中国迅速地成功遏制住疫情后,为了在德国推广自己的新书,柯立思于2020年2月12日登上了返回柏林的航班。上飞机时,柯立思坚信,中国能够持续控制住疫情,因此他又订了同年4月初从柏林回北京的机票。

  然而,柯立思没有想到的是,疫情此后迅速在欧洲暴发。接下来二十个月,他都只能在德国逗留。

  在完成核酸和抗体检测、申领“健康码”并遭遇多次改签后,2021年11月7日,柯立思的航班终于顺利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在上海完成三周隔离后,因为当地有几例新增确诊病例,柯立思又在沪逗留了一段时间,直到获得绿码。这一年的12月6日,柯立思终于回到了阔别近两年的北京。

  柯立思将这段仿佛荷马史诗中“奥德赛”的经历记录下来,投书《柏林报》,该报改以《长征:柏林-北京,过去九小时,如今四星期》为题刊出。

图为柯立思2021年11月在上海结束隔离后留影。 中新社发 受访者供图
图为柯立思2021年11月在上海结束隔离后留影。 中新社发 受访者供图

  “(尽管经历了这一切的不易)我仍感到高兴。”在文章因字数原因被删去的最后一段里,柯立思为自己能够顺利回到中国感到幸运。他写道:“我接下来必须学习一些每日必需的中文新词,如‘口罩’‘健康宝’‘绿码’‘扫码’。”

  早在疫情出现之初,柯立思就对中国选择的“清零”政策表示了最大的信任。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自己的“北京抗疫日记”,以反驳德国媒体上对中国抗疫的误导性报道。

  时过境迁,再度回到北京,柯立思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抗疫?

  “我仍相信‘动态清零’是正确的,也是适合中国的防疫策略。如今在中国所体验到的一切,让我更加确信这一点。”柯立思指出,中国防疫模式与世界其它大多数地区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这里的新冠死亡人数微乎其微。“能够实现这一切真是超乎想象的成绩”。

  在他看来,中国采取的“动态清零”政策还显示出其对经济的益处:中国经济在疫情下仍再度实现了强劲增长,而西方经济体迄今为止的表现则差得多。

  通过微信和邮件接受记者采访前一天,柯立思刚刚在北京完成了数日内的第二次核酸检测。柯立思让妻子将自己做咽拭子的瞬间拍下来,并上传到社交媒体与身在德国的友人们分享。事实上,早在等待回京期间,他就兴奋地分享了上海热闹的街景和跳广场舞的人们。

  “检测结果?当然是阴性!”让柯立思感到信心更加充足的是,他所在的小区数千户居民一天之内全部完成了核酸检测。柯立思回忆道,自己和妻子晚上7时30分来到做检测的操场,前面至少排了150人,而他们13分钟便顺利做完检测。“检测迅速得令人难以置信,同时组织得极为井井有条,远超我的预期。我很快意识到,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抗疫人员无数次的实践经验。”柯立思感慨:“这再次增强了我对中国抗疫的信心”。

  “我对中国官方遏制住当前的局部小范围疫情同样充满信心。”柯立思说。

  与滞留柏林时批评德国防疫政策的缺失以及那些拒绝接种疫苗、佩戴口罩的阴谋论者的“阴郁”相比,重回北京的柯立思每天在社交媒体上晒出的照片和视频变得“阳光”了许多:从景山公园里合唱《我和我的祖国》的退休老人,到什刹海滑冰的人们,再到夜晚苏州桥下的舞者……柯立思透过文字和镜头,让身处海外的人们看到了一个生活如常、年味渐浓的北京。

  “我在北京感觉很安全。”对于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柯立思亦表达了信心,“我相信北京冬奥会实施的防疫闭环政策是奏效的”。(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