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有威风:与虎有关的那些文物

  虎虎有威风:与虎有关的那些文物  白未闻  这个新年是壬寅虎年。除去龙这种想象中的生灵,虎是十二生肖中仅有的猛兽。  在中国人眼中,虎勇敢、刚猛,它坐镇山

  虎虎有威风:与虎有关的那些文物

  白未闻

  这个新年是壬寅虎年。除去龙这种想象中的生灵,虎是十二生肖中仅有的猛兽。

  在中国人眼中,虎勇敢、刚猛,它坐镇山林,啸动八方,其威力和震慑似乎能够使一切魑魅魍魉无所遁形。长久以来,人们对虎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惧之、畏之,又崇之、敬之。《周易·乾卦》中说:“云从龙,风从虎。”在人的想象中遨游云间的龙与山林中奔腾长啸的虎,素来被中国人视为威望与力量的象征,它们似可调动无限的自然之力,直教风云听令,乾坤改换。不同的是,虎的形象既出现在深宫大内,代表皇权的威严与尊崇;亦广播于民间,成为黔首百姓喜闻乐见的民俗祥瑞图案。

  让我们通过文物,一窥虎这种神奇动物在古代中国人的认知里是如何吉祥、勇猛与强大。在被疫情阴霾笼罩的当下,人们也似乎格外需要虎的速度与力量来突破困厄,以雷霆之势除旧布新,驱疫致祥。

  【骑虎游八极:信仰中的神性之虎】

  “左青龙,右白虎”的说法人们不会陌生,但实际上这种安排早在六千多年前就已出现。1987年,河南省濮阳市西水坡发掘出土了一对距今大约6500年的蚌塑龙虎,位置分别位于墓主人左右,似乎正符合“左青龙,右白虎”的搭配。到了汉代,谶讳之学大行其道,人们将星宿、方位与四种想象中的灵兽相结合,逐渐构建起了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的“四神”体系,认为这四种灵兽分别是镇守四方的神明。四神题材的装饰自此大为流行,在瓦当、铜镜中经常出现,白虎当然亦在其中。在汉代的白虎瓦当上,老虎的身躯往往围绕着中央的球体弯曲,四足蹬于弧形的边缘,尾巴高高翘起,显得气势生动,遒劲有力。湖北曾侯乙墓中曾出土一件漆箱,箱盖上绘有星宿和青龙、白虎的图案,证明了“四神”体系与星宿之间的密切关系,是文物学家研究古人天文知识的重要材料。

  长久以来,虎不仅是人们畏惧的对象,也因其具备凶猛的特性而成为人们信仰和崇拜的图腾。在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少数民族的信仰与创世神话中,虎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彝族的创世史诗《梅葛》和《阿细的先基》中,世间万物的来源不是盘古的身体,而是一只猛虎。它的四根大骨撑起了天地,双眼化为了日月,方才有了这大千世界。在古滇国(疆域主要为今云南中部及东部地区)、古蜀国(疆域主要为今四川一带)的不少青铜器上,我们都不难觅到虎的踪影;它们往往被表现为吞噬牛、猪甚至人的凶猛形象,给人带来一种极具威慑力的震撼美感,彰显着器物的狞厉、神秘与威严。

  湖南曾出土两件极为相似的“虎食人卣”(“卣”音有,一种盛酒器),后均流落海外;一件藏于日本泉屋博物馆,一件藏于法国赛努奇博物馆。这两件卣瑰异神秘、铸造精湛、纹饰华美,为古代青铜器中极为罕见的珍品。其造型为一蹲踞的虎与人相抱的姿态,虎的后足及尾构成卣的三足,前爪抱持一人,似欲张口啖食人首。奇怪的是人的姿态和面部表情极为平静,不像是即将命丧虎口的样子。有学者认为,虎食人意味着人与具神性的虎的合一,带有浓重的巫术意味,反映了虎是如何作为一种具有神性的动物形象被人们所崇拜的。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在人们对仙界的想象中,始终有老虎的出现。毕竟,现实是想象的基础,作为“地表最强猛兽”,威武、桀骜的猛虎怎能不被古人幻想和崇拜呢?

  【长啸自生风:民俗中的祥瑞之虎】

  也许是因为白虎跻身“四神”之一,人们逐渐相信它的出现代表着天下的太平昌盛,是一种祥瑞之征。在古代许多有关祥瑞的文献记载中,都可见其身影。《中兴征祥》曰:“白虎者,仁兽也。虎而白色,缟身如雪,无杂毛,怒目短耳、四脚五爪,长尾,可腾云,啸则风兴。”除了浑身毛色雪白,白虎的形象好像与普通的老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广泛的地域内,虎的形象都被作为一种可以驱邪、禳灾的神兽,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下被中国人普遍使用着。东汉《风俗通义》中载:“县官常以腊终除夕饰桃人、垂苇茭、画虎于门。”可见以虎作为门神辟邪御凶是古时迎春的传统风俗。《风俗通义》中还说:“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执搏挫锐,噬食鬼魅。”是以民间百姓、尤其是儿童,常穿虎头鞋、戴虎头帽,借老虎的威猛辟邪恶、纳祥瑞。除了春节时张挂虎形于门上,老虎还广泛地出现在各种节日民俗中。

  故宫所藏的一件明代织物“红地奔虎五毒妆花纱裱片”中反映了民间端午时节的活动,其中亦有虎的身影。裱片上绣有蛇、蝎子、蜈蚣、壁虎和蟾蜍五种毒物,平日耀武扬威、危害百姓的它们在一只吊睛猛虎的注视下显得孱弱无力,不堪一击。虎纹比五毒纹样绣得大出数倍不止,宛如天神下凡,威风凛然。它的周身还缠绕着艾叶,正符合端午人们佩戴“解毒艾虎”的习俗:古时,人们会用艾叶或纸、布等剪成虎形,与艾叶粘在一起佩戴,这被认为可以祛毒物,辟邪祟。这种信仰与虎的雄健与力量密切相关——作为“阳物”的代表,它被认为可以驱散匿居阴湿之地的蜂虿蛇蝎,护佑人们的起居平安。

  【虎为万兽王:皇室中的威重之虎】

  《说文》中载,虎为“山兽之君”,没有什么地上的走兽比虎的形象更具王者气象;因此在龙之外,虎的形象也常被用于代表皇权与皇室的威厉与森严。

  《河图括地象》载:“圣王感期而兴,则有白虎晨鸣,雷声于四野。”《援神契》载:“王者德至鸟兽,则白虎动。”《宋书·符瑞志》道:“白虎,王者不暴虐,则白虎仁,不害物。”从这些记载中都可以看出虎与王者之间的联动关系,白虎如同王的道德化身,只有在王者圣明时才有所动作。

  《易》中则说:“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大意为君王的行动如猛虎般变化万端、雷厉风行;而小人之变则缺乏其气魄,只是虚与委蛇地做一些表面文章罢了。

  由此可见,虎也经常被用来作为人君的象征。这种象征不仅仅存在与精神与气质的对比上,也外化在帝王的服制中。古代帝王的礼服中常出现“十二章”纹饰,分别为:日、月、星辰、山、龙、华虫、黼、黻、宗彝、藻、火、粉米,分别代表不同的含义,象征皇权的至尊与皇帝道德与修养的完美无缺。此十二种纹章据说从舜、禹时起便为历代帝王沿用,是祭祀、大朝会等重要场合所穿礼服的重要纹饰。虎在哪里?正在纹饰“宗彝”之中。这种纹饰如同一对酒杯,一只绣虎,一只绣蜼(音伟,一种长尾猿猴,传说其性孝),以分别代表帝王的威猛和忠孝。

  南越王博物院藏有一件错金铭文青铜虎节,亦是虎作为权力象征的一个例子。所谓虎节,是王之使者奉命远行时可以得到驿站招待食宿的证物,因此需要轻便、牢固,同时还要反映君王权力的威严。这件虎节作伏虎形,昂首张口,尾部蜷曲上翘,虽小而光彩夺目,气势凛然。虎节正面有错金铭文5字:“王命命车途。”表示持虎节者身负王命远行,可以此虎节为信符调动车马。此时,小小的虎节成了权力在国家各处的延伸。

  皇室中的虎之形象亦有温情的一面。乾隆皇帝有一枚寿山石虎钮印,印文刻“乾隆御笔”,印纽雕一母虎将两支幼小的虎仔护在身下的场景,显得温馨生动,观之令人莞尔。这令人不禁联想到鲁迅的名句:“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於菟”是古代楚地对老虎的别称;即便是兴风狂啸、威风八面的兽中之王,亦有爱怜幼崽的温柔一刻。这是否也是多子的乾隆帝心境的一种写照呢?

  【风引龙虎旗:戎事中的刚猛之虎】

  白虎既为西方之神,与五行中的“金”相匹,主刑判杀伐,所以虎的形象常被用于军队与兵戎之事相关的物件中。

  调动军队的信物“虎符”即铸为虎形。北宋文豪苏轼曾在《寄刘孝叔》一诗中写宋神宗调兵开边之事:“君王有意诛骄虏,椎破铜山铸铜虎。”此处的“铜虎”正指虎符。虎符于春秋战国至汉代盛行,一般从中间对称地分为两半,右半边为朝廷所执,左半边则归统兵将领,使用时需勘验两半虎符彼此契合为一后方可生效;且专符专用,同一虎符不能调动多支军队。今天的“符合”一词,正由此而来。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件秦代阳陵虎符,左右各有相同的错金篆书铭文12字:“甲兵之符,右在皇帝,左在阳陵。”虎符造型质朴雄浑,似乎意喻要将士行军作战如虎迅捷刚猛;然而,根据王国维先生的考证,认为这件虎符是子婴(秦三世)降汉时将左半符收齐后一并献上的国家象征,是秦帝国兴衰的实物见证,思之不由令人感喟。

  在与戎事有关的称谓中,“虎”无处不在:将军的营帐称“虎帐”;勇猛的战士称“虎贲”“虎士”;武科进士榜称“虎榜”;兵家必争的险要之地则为“虎口”;军机要地称“白虎节堂”……抗击匈奴的汉代名将霍去病的墓前立有巨型卧虎石像一尊,大巧不工,异常生动,仿佛是这位青年将军生前在战场上的英武写照。到了明清两代,官员官服上的补子中往往会绣入不同的动物形象以代表不同的品阶,三品或四品的高阶武官的补子就会绣上老虎。《释名·释兵》:“熊虎为旗……军将所建,象其猛如熊虎也。”可见以龙、虎、熊等神兽猛禽为旗帜也古已有之。诸葛亮《心书·兵机》中道:“将能执兵之权,操兵之势,而临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山林之王如添上翅膀,则似乎更加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如虎添翼”一词正由此而来。清代官兵的旗帜中便有以飞虎造型为标志的飞虎旗,取飞虎之勇猛,以壮军威。

  当然,老虎的形象也不总是威风凛凛的。故宫所藏的一卷宋人所绘的《搜山图》,表现了二郎神搜山降魔的故事。图中描绘了各类虎、熊、豕、猴、狐狸、山羊、獐等兽类变成的魔怪在天兵的搜捕追杀下仓皇逃命,中段处一只虎怪正因同伴的中箭身死而悚然直立、惊恐万状,丝毫没有了素日里的威武凶猛,无怪乎学者们将其解读为当时受官兵欺压的百姓化身。威震林谷的霸主成了被狩猎的对象,倒也令人联想起如今老虎在人类猎杀下濒临灭绝、亟待保护的现状。

  【经眠虎头枕:瓷枕上的蜷卧之虎】

  瓷做的枕头在今人看来也许坚硬难用,古人却相信瓷枕可以清凉名目,认为它是清凉养生的夏日寝具。女词人李清照的名句“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中,玉枕即指瓷枕。纱橱是古代局室内可移动的避暑防蚊的隔间,用来消夏最是惬意;然而在重阳节时分,天气已逐渐转凉,瓷枕与纱橱就让人难免感到一阵初秋的凉意。

  瓷枕中有一类往往以卧虎为形,惟妙惟肖地刻画出虎的造型、色彩和斑斓纹理,颇为奇特。唐代诗僧寒山有诗“经眠虎头枕,昔坐象牙床”,考古出土的虎形枕则有书金贞元、大定、泰和年号者,可见此类虎形枕在古时应一度相当流行。

  为什么人们会将虎这样的猛兽作为床榻之上寝具的装饰?大概是古人相信,人在睡梦中失去意识和行动力,似乎是最为脆弱、最易受邪祟入侵之时;而虎为百兽之王,有攘除不详、镇恶辟邪的作用。将老虎的形象饰于枕上,便可安枕无忧。《唐书·五行志》中记载:“韦后妹尝为豹头枕,以辟邪”。虎豹是并称的猛兽,可作为虎形枕作用的佐证。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提到治疗梦魇“又方以虎头枕尤佳”,南朝陶弘景《本草经集注》中也提到“虎头做枕,辟厌恶。”可见此方今天看来虽不科学,古时却为医家共识。

  今天我们所见的许多虎形枕皆出自山西长治、河南禹州、鹤壁一带的民间窑口,其产品往往具有浓郁的民间风格,与官窑瓷器趣味殊异,别具风情。凶猛的老虎化为卧于床榻的忠诚守卫,不得不说体现了劳动人民的瑰丽想象、高超审美与聪明智慧。直到今天,许多民间手艺人仍然会用布料缝制虎头枕给孩子使用,祈佑孩子如虎般茁壮成长。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